outsider-lgfy

我萌的cp是全世界最好的cp🙂我喜欢的人是全世界最好的人🙂

花田醉衍生 章二

花田醉(二)

(上一篇终于热度破十了TAT感谢大家支持。二次重申,文笔不好,慎入qaq这章又臭又长,但是有感情进展)

 

<经年痴心妄想一朝走火入魔*>

 

大徒弟只知道自己脸颊发烫,他不想让师父看见自己的窘态。他冲到客房用凉水冲了几把脸,“我…我…脸红个什么啊…我为什么要跑开啊…师父会不会误会什么…现在搞得好尴尬…待会怎么跟师父解释啊…”大徒弟知道,自己喜欢师父,毕竟像师父这么好的人,没有人会不喜欢吧。可是大徒弟总觉得,他的喜欢里多了那么一点不清不楚的情感,他自己都感觉朦朦胧胧。每次他想拨开那层迷雾的时候,总会莫名其妙地脸红。大徒弟使劲甩了甩头,让自己冷静下来,他迫使自己不去想这件事,既然这种情感现在不清楚,总有一天,他会知道的。反正自己喜欢师父,现在能每天都跟着师父,照顾师父,自己就觉得很满足了。

 

大徒弟没有想好怎么跟师父解释,今晚与师父一起睡一定特别尴尬*。他去厨房做了一些夜宵,等师父回房间后再吃。一般师父下了戏台,总会去再去书房坐一会,看看书,研究研究戏曲,那个时候师父不喜欢有人打扰。大徒弟把夜宵放在他们俩房间的桌子上,写了一张字条压在桌子底下,上面写着今晚自己在客房睡,已经夜宵师父记得趁热吃。

大徒弟在客房一夜辗转反侧,一是不跟师父一起睡觉得十分别扭,二是不知道第二天要怎么跟师父解释今晚的事。

 

第二天大徒弟起了个大早,做好早饭放在桌子上就离开上街了,打算买一些酒菜。他在排队买师父喜欢吃的小吃的时候,看见墙角两个小孩子,一个男孩一个女孩,也就七八岁左右。那个男孩子趁着小女孩不注意,吧唧亲了小女孩一口。小女孩捂着脸一脸吃惊地看着男孩,小男孩装作痞痞的样子,用稚气的声音对小女孩说:“我亲了你,你的这辈子就是我的了。”小女孩红着脸就要打小男孩,他俩嬉笑着追逐起来。大徒弟看到这个场景,笑着无奈地摇摇头,才多小的孩子啊,就知道一辈子了。一辈子…一辈子…我可以跟师父在一起一辈子吗?

直到被摊主叫大徒弟才回过神来。大徒弟拎着买的小吃,心里自己骂自己,“哎呀你到底整天在想什么啊…昨天就是想这个问题才会把自己弄得那么尴尬,现在都不知道怎么跟师父解释…算了,晚点再回去吧,多买点好吃的跟师父一起吃。”

晚些大徒弟回去的时候,发现门上贴着布告说今晚不唱戏。难道是师父不舒服?大徒弟急忙快走了几步,赶到撒班主房间门口,发现房间漆黑一片。完了,师父一定是生病了,大徒弟一边骂着自己没出息,怂货,为什么故意不见师父,跟自己受了多大委屈似的,也不知道师父有没有吃饭,一边想赶紧去看看师父。大徒弟刚踏进屋子,房间突然亮了。只见撒班主坐在桌边,手上拿着刚点上的蜡烛。桌子上,放着一碗面和几壶酒。

“师…师父?您...”

“徒儿,生辰快乐。”

 

撒班主笑着看着一脸吃惊的徒弟,“徒儿,坐。为师亲自做的面,就是不知道…嗯..好不好吃,合不合你的口味。”

“师父…我…我…”

“先吃,我正好也有话跟你说,有什么话吃完再说。尝尝好吃吗。”

大徒弟显然还没有反应过来,但还是坐下,开始吃师父做的面。

“好..好吃吗?”撒班主满脸期待地看着自家徒弟。

“好..好吃。嗯,好吃。”大徒弟狼吞虎咽地吃着,这世间的食物,自然是师父做的最好吃。

“慢点吃慢点吃,别噎着。”撒班主看着自家徒弟往嘴里扒面条的样子,忍不住笑出声。

等大徒弟吃完,撒班主拿手帕给大徒弟擦嘴,大徒弟闻到师父身上的一丝丝酒味。肯定是师父等自己太久了,等无聊了所以才…哎自己真的是个废物,大徒弟又开始在心里默默骂自己。

“师父有个礼物要送给你,你可要接好喽。”

“!真的吗?”其实师父能配自己过生辰自己就已经很开心了,也用不着什么礼物。

“跪下。”

师父让我跪下?

大徒弟看向撒班主,撒班主脸上并没有任何不悦之色,只是微笑着点头示意。

大徒弟虽然不知道要干什么,还是乖乖听话跪下来。

之后撒班主从柜子里拿出一套戏服,是一套崭新的戏服,但是跟撒班主在台上唱游园惊梦的戏服一模一样。

“师父,这是…?”

“好好唱戏,咱们撒家班的昆曲,就交给你了。”

大徒弟一脸惊讶,连忙拒绝,“师父!这…!这礼物太贵重了我要不起!”

“徒儿不用自谦了,你的资质,你的努力,为师都看在眼里。你跟在师父身边不离不弃,看得出来,你是想学好昆曲的。现在师父把撒家班交给你,一年以后,师父希望能看到你穿着这身衣服在我们撒家班的舞台上跟师傅一起唱戏。”

大徒弟望着手里的戏服,差点红了眼睛,他知道,这是师父对他极度的信任和希望。

“师父,您放心,我一定更加努力,明年,我一定会站在戏台上跟师父一起唱游园惊梦!”

“好徒儿,师父果然没看错人。”看着自家徒弟坚定地眼神,撒班主笑意更浓。

“师父…我…我…昨晚上…”

“徒儿不用说了,师父知道你想的是什么,起来,地上凉,坐下。”撒班主看着结结巴巴的徒弟,忍不住笑了,“还没到台上唱戏呢,现在结巴了可怎么办,坐。”

“哎,好。”大徒弟起身坐到撒班主旁边。

 “我的好徒弟。你脸皮薄,希望师父把昆曲传给你,你不好意思说出口,师父都知道。”说完,撒班主把椅子靠近,伸出一只手附在大徒弟手背上。

“师父,不...”大徒弟刚想开口否认,突然感觉到手上的温度,一下子语塞,脑子瞬间一片空白,把想好的话都忘了。

撒班主也没注意到大徒弟想要说话,他握着大徒弟的手,继续说着。

“你长大了,越发聪明伶俐了,想事情也多了。”撒班主顿了一顿,然后看着大徒弟的眼睛,“你是我见过的,最懂事的孩子。这些年,因为你的到来,师父的日子才过得不那么冷清。师父感觉上天一定是可怜我,在我做了错事之后,还能把你赐给我。”

撒班主笑了一下,抬起手,轻轻地放在大徒弟脸上,“所以,徒儿你千万不要想太多,你想要的,只要师父有,就一定会给你。”

 

“师父……”大徒弟突然语滞了,师父从来没跟他说过这种话,他也没想到师父会跟他说这些。他的话,他的笑,直接戳进了大徒弟的心里,大徒弟觉得自己好开心啊,这十七年来从来没有这么开心过。当师父把手放上来的时候,他感觉自己呼吸和心跳都滞了一下,虽然每天都跟师父一起睡觉,有时候帮师父针灸拔罐,肢体接触自然少不了,但像这种情况,师父主动摸自己的脸,却从来没有过。

 

那一刻,大徒弟突然觉得自己想通了。他终于明白他对师父的情感,这种情感原来在他小的时候就在他心里滋生,随着他的长大,这颗小小幼苗也一点点变为参天大树,只是自己一直都没有意识到。如今师父的举措,一下子拨云见日。

 

大徒弟把自己的手抚上师父抚摸自己脸颊的手,“师父…您…才是上天给我的……最好的礼物。要不是您,我可能早就死了。”

 

大徒弟望着自家师父笑得弯弯的眼睛,嘴角温柔的弧度。师父,这可是你说的,不管我要什么,只要你有,你都会给我的。那,我就要你的一辈子。

 

“师父,刚刚我摸着您的手好凉啊,您…要不要把手给我,我握着,给您暖暖?”“哦,不用。我再喝点酒吧,多喝点身子就暖了。”“可是…这对身体…”“无妨,今儿师父高兴,多喝点没事的。”看着自家师父一杯杯倒酒喝,大徒弟实在忍不住,一下夺过班主的酒杯,把酒杯里的酒一饮而尽。

“徒儿你…”

“师父我也不小了,您一个人喝酒多没劲啊,我陪您。今天我也高兴,谢谢师父这么信任我。”大徒弟一边说着,一边一口一杯地疯狂给自己灌酒。

“徒儿…你这样不行…你不能这么喝酒…”撒班主伸手想拦下大徒弟的酒杯,可大徒弟就跟没察觉到一样,还是像之前那么喝着。

其实大徒弟是有私心的。他想着,既然自己确定了自己的情感,那就跟师父说。酒壮怂人胆,清醒着不好意思跟师父说,那就多灌自己几杯,壮壮自己的胆气。

 

看着自家徒弟那种吓人的喝酒架势,撒班主心想这小子不要命了。他站起身来,一下子夺过大徒弟手里的杯子。

“徒弟你不要命了!怎么能这么喝酒呢!你之前都没怎么喝过酒,一下喝这么多,喝出事了怎么办!”撒班主语气一下子严厉了很多。

撒班主这句话算是说对了,大徒弟之前都没有喝过酒。现在他闭上眼屏住呼吸一口气给自己灌那么多酒,自己都不知道喝完会是什么感觉。

大徒弟只觉得自己手里的酒杯一下子没了,他睁开眼睛想看看情况,刚把眼睛睁开,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

“呃…好…好晕啊….…这酒…好酒!嗯….好酒!我…我还要喝!倒…倒酒!”大徒弟开始说话不过脑子。

 

撒班主看大徒弟都醉成这样了,赶紧把他扶起来。半拖半抱地想把他拖到床上去。他费了半天劲好不容易把大徒弟拽到床边,出于他抱大徒弟的姿势,只能跟他一起先倒在床上,然后再起来。

大徒弟迷迷糊糊中只觉得自己被人扶起来,到了一个地方,自己突然被拉着往前倾倒,并且摔到了一个软绵绵的物体身上。

 

自家徒弟的脸突然放大出现在自己面前,撒班主觉得有点不好意思,想从大徒弟身下出来。与此同时,大徒弟缓缓睁开眼睛,他定了定神,这次离着这么近,他看清了,是自家师父的脸。

大徒弟眯着眼睛,一副醉意朦胧的样子,他好像想要再看清楚一点,脸又向撒班主的脸凑近了一些,两个人的脸几乎碰在一起。

 

“师…师父…真的是你啊……”

 “徒儿,是我。你醉了,我去给你拿醒酒汤。”

“是我故…故意醉…醉的…师父。”

 

“你说什…”“师父,我可以亲你吗。”

“!?”

“师父,你不…你不说话…我就亲了哦。”

“等…”

撒班主的等等还没说完,大徒弟就朝着自己觉得是撒班主嘴的地方亲了下去。

 

*出自晋江priest原著《杀破狼》

*这一点是大家可以看明侦花田醉那一期,探案过程中有提到大徒弟和撒班主是睡一个床的(斜眼笑

Tbc

Ps我真的文笔不好表达不出自己想要的那种意境qaq我听着bgm脑子里意境可美呢但是写出来就不知道是啥jb玩意儿了TAT请大家自动脑补qaqqqq 强烈建议大家去重温那一期的大白吧真相,那种feel啊啧啧啧,凄凉唯美的虐恋啊虐恋qaq  。By the way,我听的bgm是山鬼 陶笛钢琴合奏版 纯音乐 囚牛和昼夜的。

Pps我虽然是污妖王,但是我真的不会写肉QAQQQQ所以,下章内容要么没肉要么拉灯TATTT而且要开始虐了吧。。吧。。吧。。(啊哈哈哈哈我内心狂喜终于到了我最喜欢的狗血桥段了 但我还是好心疼这故事里的所有人555尤其大撒

花田醉衍生

这么晚才入坑明侦入坑撒老师真的是我的错!!!!!看完花田醉的真相揭晓真的没有人来一发文吗!!??徒弟和师父这是神马美好爱情!!这种感觉瞬间戳中我萌点和虐点了啊啊啊啊啊(可能是有人写我没看到吧qaqqqq如果有大神写过求各位姐妹们告知啊qaqqqqq)我文笔真的不咋地 但脑洞挡不住啊(不是)所以就在各位大神面前班门弄斧了TATTT各位见谅

看我这篇文请各位抛弃明侦里班主徒弟二月等人的逗比形象啊哈哈哈哈哈哈 自动带入真相揭晓里那种伤感又唯美的气氛 人设不变 年龄重新二设一下

出事的时候 撒班主 40岁;何二月 34岁;大徒弟 18岁;怡夫人 32岁(是撒班主十八岁的时候捡回来的 不是亲生的);王酒王 16岁;因为是190几年 20世纪初 所以生孩子比较早(也只能这样子了qaqqqqq)

cp:大徒弟x撒班主 ;何二月x 怡夫人(emmm 有撒班主单向何二月 在想要不要打双北tag emmmmm(话说我可以打撒老师单人tag吗QAQ不行我就删掉)

再说一遍,我文笔真的hin————————差!!!各位姐妹们慎入!!



花田醉(一)

<情不知所起时,一往情深>

“师父!师父!”撒班主刚从戏台子走下,耳边立刻传来了徒弟轻快的声音。撒班主无奈地笑了笑,这孩子啊,吵是吵了些,但腿脚很是麻利,也懂事。况且这些年来,只有这孩子一直陪着自己,不离不弃,这孩子的吵吵闹闹,也是平日里冷清的日子里所有的乐趣了。京剧逐渐兴起,昆曲越发落寞,撒家班的人该走的走,眼下就这么几个人了。每次看这孩子,都越发觉得对不起他,自己受着这清冷就罢了,自那件事后,八年来,也都习惯了,可是这孩子才十七啊,有那么好的嗓子,干嘛要跟着自己呢。那次问他愿不愿意离开这里,找个别个更兴盛的戏路子,那孩子竟然哭了,说着师父是不是不要他了。

“师父师父!我跟您打好水了,快卸一下妆吧,这水不冷不热,我试了,刚好!”撒班主的思绪被端着水边跑边嚷的孩子打断。这孩子就是撒班主的徒弟,是八岁那年撒班主从冰天雪地里捡来的。那个时候的徒弟,整个人蜷缩在角落里,饿得皮包骨头,小脸黑黢黢的,一双大眼睛就那么眼巴巴地看着撒班主。撒班主一看这孩子的眼睛,一下子心就软了。他一下子想起来在他十八岁那年,也是个雪天,他看见小怡的时候,小怡水汪汪的眼睛也是这么看着他,让他不忍心丢下十岁的小姑娘在雪地里受冻,把她抱回了家。这个孩子可真像当年的小怡啊…撒班主想着,多一张嘴自己也饿不死,干脆就先抱回去养着,等他长大了,能自己生存了,就随他去,让他干他想干的事情。转眼间十年过去了,当年黑黑瘦瘦的男孩子长得越发帅气了,更别说还有一副天生的好嗓子。很多来听戏的客人都想从撒班主这儿挖走这个小伙子,可是他就是不肯走,说是要永远跟着师父。撒班主无奈,也只能随他。撒班主没给他起名字,就徒儿徒儿地叫,那徒弟也喜欢师父这么叫他,整天师父长师父短,围着师父团团转。在外面跟每个伙计都显摆自己“撒班主大徒弟”的身份。撒班主听到了,也由着他闹去。可不是大徒弟么,就这么一个徒弟…

“嗯,徒儿辛苦了。”“不辛苦不辛苦,徒弟应该的!”大徒弟挠挠后脑勺,笑嘻嘻地说着。撒班主卸完妆,把戏服脱下来挂到衣架上,看了笑嘻嘻的徒弟一眼。“徒儿啊,明天就是你十七岁生辰了,想想有什么想要的东西啊,跟师父说,师父都会满足你的。师父知道,你每天都很努力地练曲子,师父知道你为什么想留在师父身边,你是真心喜欢昆曲,是时候,把那个东西给你了。”

师父知道我为什么一直留在他身边?不,师父他不知道。这种事情,我自己也说不清楚。自从八岁那年被师父捡回来,师父就一直待我很好,自打我记事以来,只有师父真心对我好。师父他温柔,从来不对我发脾气,他不爱笑,但是我一逗他,他准会笑。师父的笑,每次我都看不够,每次我就在想啊,要是我能看一辈子就好了。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看一辈子。这就是我为什么想留在师父身边的原因,一个我自己都觉得奇怪的原因。

“徒儿?”“啊?哎师父!怎么了?”“刚才师父问你的事情,你还没有回答。”“哦哦…师父,我我….我没什么想要的…”“真的?”撒班主笑了一下,“我看你吞吞吐吐的,一定是有什么想要的没好意思跟师父说,说吧,师父一定满足你。”“我…”看着撒班主的笑容,大徒弟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难道直接跟师父说我想要的就是一辈子都能看见你的笑?这未免太…太…“我….我…”大徒弟憋了好几个我字出来,硬是没想好怎么跟自己的师父说,“我…我想要的…..师父肯定不会给我!”在撒班主来得及看清自己瞬间通红的脸之前,大徒弟飞快地跑出了后台。

“难道这小子…以为我不会把昆曲班主之位传给他….?”撒班主望着大徒弟飞快的身影如是想着。

Tbc


我的崽真是个乖宝宝 第二次出行就交到好朋友了 还寄回来两张明信片不让麻麻担心 啊得儿如此 夫复何求😂

啊啊啊啊啊蓝蓝生日快乐🎉🎂🎉🎂!!!!!

林木木LinM:

生日快乐宝贝儿!